翻页   夜间
梁羽生小说 > 思美人 > 第190话 被弹劾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梁羽生小说] http://www.xliangyushe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开封府来的还是左厅李顺元李推官。

    李顺元和廖浩海打过好几次交道,算得上熟人。

    这开封府管的是老百姓的事,而大理寺管的是官的事。

    这案子有官民交错,又涉及到凶杀时,开封府就迫不及待的将案子推给大理寺。

    这次倒是稀奇。

    李顺元朝廖浩海客气地点头:“廖评事。”

    论品位,李顺元是从六品,比廖浩海的品位要高。

    但李顺元和马司直一样,都是寒门子弟,对廖浩海便有几分客气。

    李顺元说:“林高森以前虽是鸿胪寺林监官,但去岁秋已经被罢了官,按律法,此案应当由开封府管。”

    廖浩海挑眉,想说些什么,却无从说起。

    他虽然是来抓罗大郎君的,但林高森和狄族细作案并没有什么关系。或许有关系,但现在明面上没有。

    他眼睁睁地看着李顺元带着开封府的差役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小盛大苏默默的退出来。

    廖浩海一转头,看见他那堂姑父吴家山正要往外溜。

    他大步走过去,一把揽过吴家山的肩膀:“堂姑父这是要家去了?”

    吴家山呵呵笑:“这夜深了,若是晚回去,你姑母又得生气,罚我不准进房呢。”

    廖浩海将他揽到一旁:“堂姑父,向你打听一件事。”

    “浩海只管说,姑父定然知无不言。”吴家山拍着胸脯。

    “你日夜都在小秦楼,可曾见过罗祭酒的嫡长子罗大郎君?”

    吴家山摸摸鼻子,呵呵笑:“这来小秦楼吧,有些人就喜欢隐瞒自己的身份……”

    “这罗大郎君吧,生得倒是俊朗……”廖浩海将罗大郎君的外貌与吴家山细细说了,吴家山想了半响,摇头,“还真是没见过。你不妨去问问赵娘子,或者那龟公。”

    赵娘子和龟公此刻正被李顺元盘问着。

    他若是凑过去,李顺元估计要给他翻白眼。

    只能明日再来了。

    廖浩海拍拍吴家山的肩膀:“堂姑父还是少来这鱼龙混杂的地方。”

    “一定少来,一定少来。”吴家山胡乱保证着,一边脚底抹油走了。

    小盛问廖浩海:“廖评事,现在该如何是好?”

    “继续盯着罗家。”他顿了顿,说道,“着人细细打听打听,这林高森去岁秋究竟犯的什么事。”

    “是。”

    廖浩海走出小秦楼,抬头望着被璀璨的灯光映得半明半安的夜空,吐了一口浊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的直觉告诉他,林高森之死,或许和狄族细作案脱不了关系。

    究竟是哪只黑手,在背后不断地推波助澜?

    罢罢罢,还是先家去,沐浴一番,眯上些许时辰,再作打算罢。

    他虽疲倦,却又有隐隐的兴奋……廖浩海正要上马,忽地瞧见在从小秦楼出来的人之中,有一面熟之人。

    那人的容貌……是穆霆交给他的狄族细作画像上的,名叫图格的!

    廖浩海直接叫了出来:“抓住那人!”

    大苏离那人最近,迅速冲过去,要擒拿图格。

    图格拔腿就跑,却是在此时,开封府的衙役冲了出来,大声叫道:“可是凶手?”

    小秦楼因出了凶杀案,附近巷道虽被清空,但还是有些人探头探脑的看热闹。

    开封府的人没喊出那句话前,看热闹的人还不至于惊惶,开封府的人喊出那句话后,围观的人顿时惊惶不已,甚至还有人一边奔跑一边喊道:“凶手又要杀人啦,大家快跑啊!”

    廖浩海眼睁睁地看着图格混进乱跑的人中。

    他气急败坏,朝着开封府的衙役吼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一顿混乱之下,图格消失得无影无踪。

    廖浩海气得肝疼,差点就想冲进小秦楼去,寻李顺元说道说道。

    正想着呢,李顺元和几个差役押着凌铃儿出来了。

    诶?这是?

    李顺元却是睨了廖浩海一眼,微微笑着:“廖评事还没走呢?”

    廖浩海看一眼凌铃儿,凌铃儿一脸的愤恨与不甘。

    “这是杀害林高森的疑犯?”廖浩海问。

    李顺元仍旧微微笑着:“此乃开封府的案子,在下无可奉告。”

    廖浩海没忍住:“李推官可别冤枉了好人,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李顺元呵了一声:“多谢廖评事提醒。”

    开封府的人正要走,忽地一个人像是被人狠推了一把,从暗处跌出来,滚落在廖浩海脚下。

    廖浩海定睛一看,此人可不就是那图格?

    李顺元唬了一跳:“什么人?”

    图格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似乎被人伤得极重。

    小盛大苏赶紧上前,将图格五花大绑。

    李顺元顿时有些犹豫:“廖评事,此人是……”

    廖浩海倚在骏马旁边,微微笑着:“此乃大理寺重案,在下无可奉告。”

    李顺元的脸色顿时变了。

    “走!”廖浩海潇洒地飞身上马,领着大理寺的众人,押着图格,浩浩荡荡的走了。

    临走前,他迅速掠了一眼周围,没看到熟悉的面孔。

    到底是谁,将那图格给伤了的?

    将图格押回大理寺时,天边已然浮出微微的亮光。廖浩海尽管疲累至极,还是即刻审问图格。

    奈何那图格似乎受伤极重,一直蜷缩着,一张脸只能看到一小半。

    廖浩海让人抬起图格的脸,才发现他脸色灰败,眼神黯淡无光。

    审问没法继续,廖浩海吩咐狱卒:“好生看着他,天亮之后请医工来替他诊脉。”

    图格被带下去了。廖浩海瘫在玫瑰椅上,疲乏至极。他眼皮极重,不知不觉沉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他耳边喊了一声:“廖评事!”

    廖浩海一激灵,睁开双眼,看到同为大理寺评事的时溪站在他面前。

    大理寺评事职位有八,廖浩海和时溪只是其中二人。

    时溪比廖浩海迟一年任职,只办过几个案子。

    廖浩海挣扎起身,看着外面的天光:“天亮了?”

    他想站起来去看医工可来了,时溪将他按下,神情肃然:“廖评事不忙,你被范御史弹劾了,圣上已下令,廖评事须得停职反省,直到御史台将事情调查清楚。”

    廖浩海愕然地看着时溪。

    时溪脸上挂着有礼而疏离的笑容:“还有,廖评事手上的案子通通都要移交到我手上。”

    “罪名为何?”廖浩海瞪着时溪。

    他现在总算体会到了,那些御史可真是吃饱了没事干!他为了查案劳心劳力,那些御史在背后放暗箭!

    
最新网址:www.xliangyusheng.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