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梁羽生小说 > 胖胖农女要逆袭 > 第五十二章 绑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梁羽生小说] http://www.xliangyusheng.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月大河在村里败坏月老头名声的事传到了月老头和王老太太耳朵里。

    王老太太倒是不生气,这个大伯哥是个什么德性她早八百年就知道了,狗改不了吃屎的玩意儿,虚伪又自私,无能又阴毒。

    她敢把月大河打出去,就不怕那货胡说八道。

    村民又不眼瞎,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月大河的胡说八道,再说了,就是信了她也不怕,活大半辈子了,要是什么都顾忌,什么都不敢,那她还当什么月影村第一泼妇!

    人活着固然要在意他人想法,流言蜚语有时也会成为杀人的刀,但也要看是什么事情。

    月大河这种人就跟狗皮膏药一样,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借一次粮食就会被他缠上,你要是怕他那一套,后面就等着他天天来借粮吧!

    月老头则是一脸唏嘘,他大哥怎么变得跟个无赖一样,兄弟情分到底是耗尽了。

    月明珠听说月大河的所做所为,不想咽下这口气,主要是他竟然曾经让爹娘受过这样大的委屈,于是决心给这个老无赖一个教训。

    把计划跟秋实一说,秋实立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要不是月明珠硬拉着,她怕是不等天彻底黑透就去了。

    半夜十分,连狗都睡了,村子里静悄悄的。

    月明珠跟秋实就跟两条影子般在村里嗖嗖而过,要是有人看见,定以为是闹鬼了。

    这段时间,月明珠已经能感受到内力了,在轻功上小有所成,虽不能像蒋无痕那样飞檐走壁踏雪无痕,可也能飞到屋顶上了。

    秋实虽然有点武功底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至今没摸到内力的边边,不过天天练跑步,倒是跑得飞快,别看秋实长得壮,跑起来就像一阵风。

    俩人很快到了月大河家。

    月明珠纵身一跃飞入院内,秋实紧跟其后,两下爬到墙上,怕秋实跳下来动静太大,惊醒梦中人,月明珠在下面接了一下秋实。

    得亏月明珠力气大,要不然哪怕是个壮汉,怕也要被秋实砸一个趔趄。

    秋实稳稳落地,几乎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她不禁崇拜的看着自家明珠妹妹,心想,明珠妹妹可真厉害啊,瞧着细胳膊细腿的,竟然能接住她,明珠妹妹真的是无所不能。

    看秋实在发呆,月明珠无语,她刚才就是传说中的男友力爆棚吧?

    打住!她最近老和秋实这不靠谱的丫头在一起,变得时常思绪有些飘。

    赶紧晃了晃这丫头,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发花痴。

    秋实回神,俩人悄悄摸到正房。

    一般而言,家里有长辈的,都是长辈住正房,月大河家应该也是这样。

    此时床上的两人正睡得跟死猪一样,浑然不知危险即将降临。

    月明珠拿捏着力道,一拳把月大河打晕,让秋实悄悄提上人,俩人又悄悄离开。

    全程动作轻巧,余老婆子丝毫没有察觉。

    因为抗着个人,不太方便爬墙,月明珠的轻功还没修炼到可以抗着一个人飞过去的地步,总不能把月大河从墙头扔过去吧,一把老骨头,万一摔死了咋办?

    虽然很解气,可是因为这点儿事弄出人命总是不太好,别带坏了秋实,秋实还是个孩子。

    俩人悄悄打开大门门栓,秋实扛着月大河从大门堂而皇之出去了。

    月明珠把门从里面拴好,又从墙头飞出去。

    来到山脚下一处僻静之地,秋实从怀里掏出一个麻袋,往月大河脑袋上一套,然后对着月大河的屁股就是一顿猛踹。

    没办法,月大河年纪大了,不抗揍,打其他地方搞不好要打死人的。

    月大河嗷的一嗓子从昏睡中疼醒过来。

    顿时慌乱极了,整个人都很茫然,一肚子问号。

    他这是在哪儿?!

    这是被人劫持了?

    怎么不问他要钱,就只打他呢?哪有绑匪不要钱的?这还是不是正经绑匪了?

    他要不要直接说他没钱?他没钱绑匪会不会撕票?他还没活够呢!

    想到这,他立即道:“好汉饶命!”

    秋实打人的动作顿了顿,第一次听人叫她好汉,还挺新鲜的。

    看绑匪不打人了,月大河想,绑匪果然是想要钱,这是正经的绑匪。

    “好汉,我有钱,你不用打我了,我都给,好汉别看我穷,其实我在灶房东北角的老鼠洞里藏了二两银子,都给好汉!”

    秋实想再揍这人一拳,这什么人啊,明明家里还有银子,竟然跑到她家哭穷借粮,说得真要饿死了一样。

    月大河见绑匪没吭声,以为是嫌银子少,继续说道:“我知道这些不多,我还有孙女,如花似玉的,送您一个,您就放了我吧!”

    这可真恶心到秋实了,这人简直禽兽不如,为了能自己活命,孙女都能送给绑匪,直接弄死他算了,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既然不要脸了,那就不用给他脸了,秋实对着月大河的老脸来了几拳,打得月大河哭爹喊娘。

    月大河心里委屈,这什么绑匪啊,你要是嫌钱不够,你说话呀,干啥对着他就是一顿打。

    秋实收着力气,没往死里揍月大河,主要是皮肉伤,不过也够他在床上躺十天半个月了。

    她不想再揍月大河了,太恶心了,幸亏套着麻袋,要不然她都揍不下去。

    此时刚刚入秋,晚上不冷,不用担心月大河被冻死了,俩人把人扔那就扬长而去。

    月明珠除了一开始打了那一拳之外,没再动手,主要还是因为她力气太大,要是收不住力气,月大河怕是能被她锤成烂泥。

    秋实揍月大河时,月明珠全程都眼神凉凉的看着这人,对于这人的无耻言语也没有太大反应。

    她前世经历的多了去了,见惯了人性的卑劣,后娘和后娘生的弟妹什么事都能干出来,要不是她小时候有蒋叔护着,长大了有足够自保的能力,早不知道被卖了多少回死了多少次了。

    月大河全家都与自家不对付,没什么好人,她犯不着为他们家解决这个祸害,就让这人祸祸去吧,只要不祸害自家人或村子其他人就行。

    要不然,她亲自宰了月大河!
最新网址:www.xliangyusheng.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